beplay体育注册日报社官方网站
  • 首页
  • 新闻
  • 头条
  • 今日关注
  • 言论
  • 区域
  • 城区
  • 海丰县
  • 陆丰市
  • 陆河县
  • 红海湾开发区
  • 华侨管理区
  • 国内
  • 国际
  • 社会
  • 体育
  • 经济
  • 文化
  • 文化信息
  • 海陆风
  • 品清湖
  • 文化之旅
  • 我们的节日
  • 文学专题
  • 教育
  • 教育信息
  • 菁菁作坊
  • 教研
  • 视野
  • 征文比赛
  • 专题
  • 专栏
  • 视觉
  • 直播
  • 权威发布
  •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文化 > 我们的节日
    故乡的月亮
  • 2019-09-15 10:32
  • 来源: beplay体育注册日报
  • 【字体:    

  • ●刘映虹

    我站在阳台上,面前是固若金汤的防盗网,透过这张纵横交错的网,另一栋楼逼仄在眼前。

    过了一些时候,一楼住户们陆续出来,一桌桌贡品摆在了楼与楼之间的空地上。“哇,月亮出来了,今年的月亮真大!”一妇人的声音溜进耳朵,这声音引来了参差的共鸣。我踮起脚尖,身子前倾,使劲把头往外探,头已经碰撞到防盗网了,才勉强窥到了那轮圆月。它并没有我想象中的、他们描述中的大,淡淡地发散着一圈银白色的光芒,为自己镀上了几分神秘。我吃力地追逐着这光晕,真想扒开眼前层层禁锢,把它看得更真切。

    我的心里,倒真真切切住着一轮金黄的大圆月。那是记忆里我见过的最大的月亮,是八岁那年在故乡见到的中秋月。

    我的家乡是陆河新田一个叫黄麻地的小村庄。这是一块贫瘠的土地,破落的房子稀疏在坑坑洼洼的黄土上,热情淳朴的乡亲们世代生活在这里。

    那一年,是我第一次,也是迄今为止唯一一次回家乡过中秋。全然忘记白天是怎么过的了,却清晰地记住了晚上屋前榕树下摆的那一场“龙门阵”。

    乡下吃晚饭特别早,大灶大鼎里爆炒的节日菜肴下了肚,呷了几口茶,“节目”便开始了。大伙陆陆续续从家里挑了凳子,到屋前榕树下的空地打发这饭后时光。

    母亲挑了一张掉了漆的红长条椅,我搬了张“咿呀”作响的小竹凳,和姐姐随母亲从屋里出来。高高的门槛,磨损出了一道道口子,我费力地跨过去,不知怎么的就回头,乍一看,昏黄的灯光下,那口子像一张张等着投喂的小嘴。我有些害怕,急追忙赶跟上母亲。

    一下台阶,眼前敞亮起来了。深蓝的天幕,就像是饱和了的颜料蘸满了水滴落在宣纸上,瞬间蔓延得无边无际,一轮圆月高悬其上,是那么大,那么圆,那么亮,金灿灿的,散发着炫目的光芒,漂亮极了。月亮上似有若无水墨样的树影,让我想起了嫦娥、吴刚和那一棵隽永的桂花树。站在无遮拦的天空下,我渺小得只是一粒。久久地仰望着头顶那一轮大圆月,我恍惚着,走近了神话,它就像是一个硕大的金黄的脸盆,盛满了我小小的愿望、大大的好奇……

    榕树下一声长唤,我才发觉母亲和姐姐已经在那边散坐的人群里了,我赶紧过去,挨着母亲的凳子坐下。

    我和姐姐在家乡的辈份很大。比我们岁数大的,有叫我们姑姑的;跟父亲年纪相仿的,跟我们是同辈的;还有一些小孩,小不了我们多少岁,得管我们叫姑婆。所以,尽管我们岁数小,在这却被尊重包围着。乡下孩子是坐不住的,赤脚光膀子的男孩子们互相追逐打闹,女孩子们因了我们到来的缘故,并不敢太叽叽喳喳,只是总找借口蹭到我们姐妹俩跟前来看看,对于她们来说,我们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,就像是童话里的公主。看得多了,大人们会呵斥她们,于是,她们鸟兽状散开。

    女人们忙完了屋里的活,也过来凑热闹。客家女人非常豪爽,大声地说话爽朗地笑。会听而不会讲家乡话的我们,和会听而不会讲福佬话的她们,偶尔用各自的语言,你问,我答,以一种很特别的默契交流着,画面并不违和。

    那边哗哗的水声突然流入耳畔,指引着将我和姐姐“拉”到老屋旁的一口水井边。井很小,有人在井旁浣洗衣物。月亮静静地照着水井,月与水遥相呼应,月光如水,水映月光,好一个澄澈空明的世界!没有打水时,天上一个月亮,水中一个月亮,一样的明晃晃。水桶一放下去,就碎成了一池银亮,水波粼粼,闪闪发光,摇曳生辉。掬一捧井水,清凉透亮,水顺着指缝滑下,滴落在石头间隙中钻出的小草身上。月光下,厚实苍翠的叶瓣,仿若绿玛瑙,水滴多情,为它镶嵌上了“钻石”。在井沿逗留了一会儿,我们回到榕树下。

    这棵大榕树够老,算得上是祖爷爷辈的,爆炸的头发左右绵延着。我倚靠着母亲,四处张望。月光从树叶间的缝隙泄露下来,斑斑驳驳的光影混着沙土,和着沙土里的一些不明物质,隐隐闪着斑斓的光。沙地再往外,是一片杂草丛,草丛里,秋虫啾啾,不绝于耳。青蛙带着余夏的热情,不时呱呱几声。隔着杂草丛,是大片的农田。萤火虫诡秘的蓝光穿梭其间,每一点光,就是一个狡黠的笑容,时不时窜出来挠挠我探奇的心......

    在绵长的乡音中,虫鸣蛙叫渐渐模糊,月亮慢慢只剩下隐约的轮廓。安适的惬意,在这方天地里荡漾开来,母亲甜美的声音唤不醒我沉重的眼皮,一开一合中,故乡和她静谧的夜,连同那枚硕大的、金黄的月亮,就这样住进了我的梦里。

    如今的自己,早已在城市的钢筋水泥中过了一个又一个的八月十五。高楼间的狭长天空,怎么都装不下一轮整月。若是不下楼去,就能看到那一轮圆圆的皎洁,已然是一种幸运。而故乡的那抹金黄,至今仍躺在我柔软的心房,在某个十五,抑或十六,温柔地化成了一种念想。

     

   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

    主办单位:beplay体育注册日报社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   举报邮箱:swrbxmtb@163.com
    beplay体育注册日报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660-3387883   beplay体育注册日报网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:44120180051
    粤ICP备13051037号-1  粤公网安备 44150202000069号   网站地图  技术支持:开普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