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eplay体育注册日报社官方网站
  • 首页
  • 新闻
  • 头条
  • 今日关注
  • 言论
  • 区域
  • 城区
  • 海丰县
  • 陆丰市
  • 陆河县
  • 红海湾开发区
  • 华侨管理区
  • 国内
  • 国际
  • 社会
  • 体育
  • 经济
  • 文化
  • 文化信息
  • 海陆风
  • 品清湖
  • 文化之旅
  • 我们的节日
  • 文学专题
  • 教育
  • 教育信息
  • 菁菁作坊
  • 教研
  • 视野
  • 征文比赛
  • 专题
  • 专栏
  • 视觉
  • 权威发布
  •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文化 > 我们的节日
    那个急盼团聚的中秋
  • 2019-09-08 11:15
  • 来源: beplay体育注册日报
  • 【字体:    

  • ●马

    梁实秋有语:“除了朋友、时代、习惯、书、酒之外,有数不尽的事物都是越老越古越旧越陈越好。旧的事物之所以可爱,往往是因为它有内容,能唤起人的回忆。”屈指可数的几个传统节日,大概也可归为古旧的事物吧。

    那一年,具体哪一年也已忘记了,反正又是一年中秋。家乡是个临近海边的村庄,人口众多,有几个村里的朋友,从读书到工作,一直保持着良好的关系,身份有着重叠,联系从不间断。大家分散在各地,往年的中秋都是各过各的,可是这一年却有人提议一起回到村庄过中秋夜,借机欢聚,结果纷纷表示赞同,算是约定了。

    中秋这天,一些朋友已经回到了村庄,而我因杂事缠身,只能在这天的早晨八点,才在东莞一个酒店的前面坐上回乡的长途车。从东莞回乡约300公里的路程,一般四个小时就到达了,有足够的时间回去过个中秋节,就算中途堵上一阵,也是无伤大雅的。

    长途车上几乎坐满乘客,都是回家过节的人,有头发灰白的老者,抱着孩子的妇女,也有油头粉面的小年轻,虽然并不认识他们,可是彼此之间无疑存在着一层冥蒙的联系。司机是个黝黑的汉子,40岁左右,老练地打着方向盘,旁边的对讲机一直在吱吱喳喳地响着,听上去正在与另一个司机交流着拉拉杂杂的信息。长途车在市区转了一圈,又接了几个人,即将上高速时,司机的对讲机传来一个声音,说潮莞高速正在堵车,并且堵得一塌糊涂。司机听了骂骂咧咧,然后作出一个果断的决定,说那就走低速路吧,再在惠州的陈江镇上高速。这些年,道路建设虽有了大发展,但还是跟不上汽车生产的速度,拥堵成为交通的盲肠,不时地发作,节假日时就发作得更厉害了。大家对此早有共识,只是免不了在道上哀怨几声。

    长途车在低速路上朝惠州方向行驶,隔着车窗,看到的是古老的乡镇,破旧的厂房,山峦含烟笼翠,田园清新可喜,长安陌上无穷树,唯有垂柳管别离。路上车来车往,但是顺风顺水,看来司机的经验没有错,舍近求远,图的就是长驱直入。车上的乘客也显得心情大好,就觉按这个状况,不会耽误多少回家的时间。小年轻戴着耳机在听歌,那个妇女在逗怀里的孩子玩,那个老者还讲起了笑话。他说有个老头坐车,在车上打了一个咳嗽,你道接下来发生了什么事——老头的牙齿竟然随着这个咳嗽飞到了车窗外,因为老头戴的是假牙。听者无不大笑,又打趣老者可别打咳嗽,不然他的牙齿也会飞到车窗外去的。人就这样,虽然归心似箭,但也不忘说说笑笑,在路上制造些许的欢声和笑语。

    这种好心情没有持续太久,大家便陷入了失望和无奈之中。长途车来到陈江镇,道路开始堵塞,一辆又一辆车橫亘在前面,像山岭一样难以逾越,只能尾随前车缓缓行进,又尾随前车紧紧刹住。也不知前面发生了什么事情,唯一的概念就是堵车了。长途车走走停停,一小时的时间也没有走出一射之地。一些乘客嘟嘟嚷嚷的,一些乘客干脆闭上了眼睛,一些乘客心存侥幸,希望这只是一个暂时现象,车子很快就可以奔跑起来,很快就可以回家与亲人团聚。

    可是几个小时间过去,交通状况不仅没有好转,反而是更糟糕了。道路竟然完全瘫痪了,不会动弹,也无呼吸,所有的车辆堵得死死的。大货车,油罐车,水泥车,凯迪拉克,丰田威驰,在路上挨挨挤挤,纹风不动,就像虎落平阳,龙困浅滩,变得毫无作为,寸步难行。乘客的耐性越过了临界点,变得狂躁又愤怒,纷纷破口大骂,各种脏话喷薄而出,骂的对象有点虚无,更像是一种情绪宣泄,然后又互相质疑:为什么没有交警出来维持秩序?可是作为一介草民,这样的问题又有谁会知道呢。

    不久,就有司机关掉了引擎,走下车来,长途车上的乘客也相继走下车来。有人站在路边抽烟,有人站在路边活动筋骨,有人坐在空地聊天,有人跑去不远处的小树林撒尿。网络上有关于堵车的搞笑图片,拍的是堵车时有人在高速路上搓麻将。我想如果此处也有麻将桌,为了打发无聊时光,相信大家也会围着打起麻将来。朋友打来电话,问到达哪儿了,我说正在陈江镇堵车,也不知堵到几时,朋友幸灾乐祸地说,你就慢慢堵吧,我们等你!此时此地,真想会有大侠降临,以其盖世神功,涤荡宇内,扫清道路。可是我也知道,在这俗世日常,烟尘里的救兵,危难之际的菩萨,实际上一样都不存在的呀。

    大家都被时间远远地抛在身后,抛在一个叫陈江镇的地方。不知不觉,时间已到午后,肚子按照生物钟的节奏咕咕地叫了起来。幸好附近有一个杂货铺,大家都跑过去买点吃食什么的,我也跑过去买了一包康师傅和一瓶矿泉水,草草地解决了饥饿的问题。道路一直僵硬不动,在漫长的等待中,内心早已变得冰凉而麻木。

    直到夜晚八点多钟,道路才脱离了瘫痪的状态,所有的引擎几乎同时启动,所有的人疲惫不堪地踏上归途。长途车在黑夜的高速路上打着远灯疾驰,车窗外,只见一轮孤月高悬在群山之巅。

    回到村庄已是深夜了,本来四个小时的车程,被硬生生地堵成了15个小时,也算是空前绝后了。一切仪式早已结束,村庄很静,月亮偏西,余辉照在一棵芭蕉树残破不堪的巨大叶子上。朋友们正在喝酒,见我回来纷纷大笑,就像见到一个中了彩票的人。错过了家乡的月亮,好在还可以和家乡的朋友喝上一壶酒,畅谈叙旧,聊慰风尘。这大概就像一个想要嫁给皇帝的女性却勉强做了压寨夫人,虽然无法享尽荣华富贵,但也算是有吃有喝吧。

     

   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

    主办单位:beplay体育注册日报社  本网站由beplay体育注册日报新闻网站善为网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
    善为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660-3387883   举报邮箱:swrbxmtb@163.com
    粤ICP备13051037号-1   粤公网安备 44150202000069号   网站地图  技术支持:开普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