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eplay体育注册日报社官方网站
  • 首页
  • 新闻
  • 头条
  • 今日关注
  • 言论
  • 区域
  • 城区
  • 海丰县
  • 陆丰市
  • 陆河县
  • 红海湾开发区
  • 华侨管理区
  • 国内
  • 国际
  • 社会
  • 体育
  • 经济
  • 文化
  • 文化信息
  • 海陆风
  • 品清湖
  • 文化之旅
  • 我们的节日
  • 文学专题
  • 教育
  • 教育信息
  • 菁菁作坊
  • 教研
  • 视野
  • 征文比赛
  • 专题
  • 专栏
  • 视觉
  • 直播
  • 权威发布
  •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文化 > 我们的节日
    给外婆送月饼
  • 2019-09-15 10:33
  • 来源: beplay体育注册日报
  • 【字体:    

  • ●蔡海燕

    每年中秋,我都会提上一盒月饼去看看外婆。

    中秋节送月饼,是我们家乡的习俗,亲友之间送月饼表情意,嫁出去的女儿回娘家送月饼感亲恩。有些更为传统的家庭,嫁出去的女儿要给娘家的三姑六婆叔公伯父也送月饼,所以从农历八月初一开始,城里乡下就开始洋溢着中秋的节日气氛,一直持续到隆重的十五之夜。我的父母是知识分子,并不讲究这些规矩,但我还是遵从礼俗,每年中秋前回娘家捎去月饼。

    而立之年后,我从拖儿带女的蓬头垢面中逐渐解脱出来,看着孩子稚嫩的童音学着朗诵“春草年年绿”“每逢佳节倍思亲”,开始意识到自己是个大人了,要学着去经营这人世间的天伦之情。当我有了这种意识,我的祖父母和外公却相继离世,祖辈中,就剩外婆一个人了。我曾经邀约过母亲一起去看外婆,但是母亲总怕我劳累,让我做好工作带好孩子,孝敬外婆一事由她顶替。有些事物可以顶替,有些仪式,甚至是情感,却是不能顶替的,想到平日已经疏远了外婆,中秋时我坚持认真地给外婆送月饼。

    外公去世后,起初外婆生活还能自理,她独住在老城区背街的旧房子。她手脚并不利索,但还能早晚出去走走。那一年,我给她送去一盒广式的月饼。老态龙钟的外婆根本顾不上我带去了什么,她庄重地戴上老花镜,真切地叫我的名字,一会儿摸摸我的脸蛋,一会儿摸摸我的手臂,拉着我问东问西。外婆简陋的屋子里,堆着月饼和柚子。她把我从头到脚看够了,就坐在木椅上和我数着,前天谁来了,带来了这一盒月饼,昨天谁来了,带来了这一盒月饼。那些月饼在冰冷的铁盒里躺着,柚子笨拙地呆在这间只有一个老人的旧房子里,孤寡与枯竭的空气淹没了柚香。那些送来月饼和柚子的人,和我一样,匆匆来过,又匆匆离去,只留下这一屋子等待中秋节的冷清空气。

    随后外婆又从木椅底下拉出她的布鞋,抱怨道这双鞋子太不舒服了,这几天把脚挤出了水泡。离开了外婆的旧房子,我心心念念要给她买一双舒适的鞋子。当我再次为外婆送饼时,手里提着为她挑选的一双布鞋,还有一双凉鞋。她试了鞋子,一个劲儿地说,很舒服,两双太多了,穿不完,阿嫲82岁了,没那么多时日可以穿。这时候她笑中带泪,抹了抹眼睛。

    妈妈告诉我,外婆血糖高,不能吃含糖的月饼。我就挑选了一家口碑好的微商,定了一盒冰皮木糖醇的月饼,也是在节日气氛浓厚的中秋,给外婆送去。时隔一年,外婆明显又老了,她说起话来已不如前一年那么逻辑清晰了。她像个孩子一样,失了稳重失去端庄,看到了精致、新颖的点心盒,说要尝一尝。我赶紧拆开包装,取出一个晶莹的冰皮月饼,搁在外婆干瘪的手上,她微颤地往嘴里塞,饼馅从嘴边细细地掉落,也沾在她的嘴角,像一个猴急、嘴馋的孩子。我拿出手机,把我的孩子和在外的侄子侄女们的照片给她看,她惊喜地抚摸着屏幕一遍又一遍地问我这些孩子多大了,中秋节他们要不要回来。当我要离去时,外婆还站在门外目送,一直夸赞我拿照片给阿嫲看,真好,真好。

    今年的中秋节来临前,大西洋酝酿了一场台风,陆丰的天气显得极为躁动。但是节日的气氛依然浓烈,商场摆满了月饼贩卖节日,大街小巷经常塞车,谁也说不清是车多了,还是送饼的人多了。我只是随意购了一小盒月饼去看望外婆。对我来说,送饼真的只是一种礼俗了,因为外婆已经不能随意吃东西了。那天晚上,天气很闷热,我提着月饼找到了舅舅新建的房子。外婆包着尿片瘫坐在轮椅上,她已经口齿不清,也不认得我是谁了。我搬着凳子坐在她身边,她干瘪、微颤的双手握着我的手臂,轻轻聊起我的袖子,眯缝起双眼,迷恋地凑近我圆乎乎的手臂,咿咿呀呀地说,手啊,手啊。

    我明白外婆的意思,就像前几年她喜欢摸我的脸我的手一样,她是想说这年轻的肉体真好。舅舅的新房子里有些闷热,静寂的三层小洋楼,只住着舅舅两老,以及更老的外婆,当舅舅上楼时掀亮楼梯间的灯,屋子更亮了起来,外婆歪着头,像婴儿一般好奇地望着那灯光,手指着对我咿咿呀呀地赞美那片光。

    我依然是记得小时候,外婆给我扎辫子,搬张小竹凳让我坐在乡下老家的院子里,她那时候还是个高大的农妇,系着围裙在院子里喂猪、喂鸡,训斥不听话的舅舅们,夜晚张罗好蚊帐让我先睡,自己就在昏暗的灯下,给我的衬衫绣花。那时候的月亮在蛐蛐的叫唤声中徐徐走过木窗,爬上瓦房。

    这个中秋没有赏月,也没有去欣赏朋友圈里热闹的中秋唤月。我早早睡了,梦中仿佛回到了童年,小小的我坐在农家院子中,外婆力气满满,在院子里张罗中秋拜月,舅舅和姨妈们都在门前的荔枝树下,仍是少年。

     

   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

    主办单位:beplay体育注册日报社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   举报邮箱:swrbxmtb@163.com
    beplay体育注册日报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660-3387883   beplay体育注册日报网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:44120180051
    粤ICP备13051037号-1  粤公网安备 44150202000069号   网站地图  技术支持:开普云